欢迎光临h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h小说网 > 豪门职场 > 大巫妻 > 第180节:癞皮猫狗

第180节:癞皮猫狗

惠州那边如何起了瘟疫?是何种瘟疫?可有死人?

无从知晓。

成合带着巫家几人急急而去,同去的还有石医首等朝廷派到凉州的人。

而被留在官驿的巫家人,到也不是散漫无趣的过。留下的罗家嫡女罗韵组织了大家一起研读医书,若有不明白的,可请教学长。又选择了一些符箓咒语上的事,让学长们各自说自己的心得,好教大家一起听听。便是巫舞,罗韵的意思是,只要大家有兴趣,也可以教导一些简单的祈福类的巫舞。

一时间,大家都兴奋不已。想要从学长那边学得一些精妙。

鹿鸣自也是在其中,因为符牡丹积极的抢占位置,又有罗清册的帮忙,所以她离罗家嫡女罗韵的位置很近。

不得不说,阿四哥的眼光是真好,这罗韵的美,是冷艳的,是静谧的,像雪山上的白莲,望之,心底就生起无限的尊崇,不敢亵渎,唯愿供奉了自己的一切。她对医术的认知也非常的深刻,无论谁问得什么难题,她都能不假思索的说出是哪本书,哪个医案,然后将方子念出,再将用药一一点评。

“居然一字不差!”有人在下面翻着书,对罗韵佩服得五体投地。

鹿鸣静静听,默默的思索,那些人问的问题,她亦能一一的答出来,她也能说出哪本书,什么方子,能一一点评用药,甚至,她还有新的用药法子在脑海里产生。

谁都不知道的是,就在成合等人离开凉州的当天夜间,街道上,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群赖皮猫狗。它们浑身脏兮兮的,毛发打着结,染带着泥垢,更恶心的是,它们周身上下的毛发有数处掉落,露出了一个一个肿胀的、已经溃烂的疮芥,在那疮芥上,偶然还有蝇子停落,有跳蚤爬过。

这群猫狗踏着幕色而来,在街上散蹿开,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也很快的,猫狗身上的疮芥传染到了人的身上。但刚开始,只是痒,像被虫子叮过一般,挠上一挠,也就舒坦了。只挠过的地方,起了小小的几个疙瘩。

到了第二天,那疙瘩就全身都是了,虽不是密密麻麻的,但挠了这处抓那处,痒的难受,只恨不能满地滚这才舒服。因着凉州城才有过瘟疫,所以这个满身痒的东西一出来,得的人心里也就慌了,他们连忙的就去了固定点找大夫看。

朝廷的大夫有留守在固定点,看了并没有发现异常,说是虫蚤叮咬,因着个人体质关系,才发有些厉害。大夫给开了些药,并嘱咐就要他们回家去翻晒被褥等物。

只来看的人数有好些,竟都是一个问题,这年轻的大夫也就心里犯了嘀咕,但石医首不在,和他一起留下来的也是同他一般年纪的,俩人一合计,就将此事报到了衙门里。

瘟疫这把火带起的紧张到底未消,所以消息第一时间的递到了吕知府那边,同时,也传到了官驿巫家人这里。

成合和各家领队的人如今都不在,身份够的,只有罗家嫡女罗韵。

消息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罗韵听了来人的话,便要去看看。罗家的男女旁系就都劝住她,“阿韵,还是我们先去瞧瞧吧!”

“是啊,如今不明情况,你冒然就去,太危险了!”

“韵小姐,我们先去瞧瞧!再报来给您定夺!”罗家的药婆也道。

罗韵知道她们无非是考虑到她的身份所以不许她涉险,之前成合在,她和罗灵基本就是摆设,她要做点什么,成大巫都以下面的人能做好为由反对,她不便和成大巫硬碰硬,如今她在这里的身份便是最高的,为何还要事事不舒心,事事退一退?

所以罗韵摇摇头,“都别说了,我去。”她说的口吻很硬,态度也很坚定,说话的时候人已经站起来朝外走,声音继续道,“可以跟来三二人,其余人等,在这里等消息。”

“啧啧,罗家嫡女就是不一样,瞧那气势!”抱着鹿鸣胳膊的牡丹啧啧了好几声,眼眸里既有羡慕也有崇拜。

她们此刻尚不知道来报的是什么消息。

鹿鸣嗯了声,朝外头。牡丹拉住她,“你干嘛去?”

“去问问官府来人送了何消息来?”

“我也去我也去!”柳晴追上来。

三人就挽手出去,没走多远就遇见了罗清册。罗清册的朝三人点点头,目光最后落定在鹿鸣身上。鹿鸣点头后,垂了视线不与之接触。

“清册学兄!”牡丹上前些,“听说刚衙门来了人......。”

“对!”罗清册不等牡丹说完,就接了话,“街上不少人身上出了虫虱咬过的红点,若只是一二到也罢了,只报上来说同时有二十多人出现同样的情况。韵小姐不放心,已经故去看了。不过,不会是什么瘟疫的,我们在这里都快一月了也没有发生瘟疫,不至于倒霉到成大巫他们刚离开就发生瘟疫事的!”

“那可不一定!”牡丹嘴坏的道,“这世上巧合的事情多了去了!”

鹿鸣拉了牡丹一下,这样的巧合,鹿鸣并不希望发生。

柳晴也忙笑着替牡丹解释,“我这姐妹就是爱开玩笑,学兄勿恼!”h小说※网※WWW.HXIAOsHUOWang.cOm

“无妨的!”说罢视线又落在鹿鸣身上,“鹿鸣学妹,可否借一步说话!”

“学兄说便是了!”鹿鸣左右看了看,“牡丹和柳晴和我情同亲姐妹,无话不可当着她们面说的!”

罗清册的神色就有些尴尬起来,他讪讪的笑了下,没有立刻说话,却也没有进一步的表示。柳晴见此,拉了牡丹的手,“走,我们旁去。”

“我不去我不去!”牡丹知道鹿鸣对罗清册无意,所以坚持不去,奈何柳晴捏了她一下,又递她一个眼神示意,牡丹这才被柳晴拉离了去。

远一些后,牡丹就问柳晴,“你干嘛拉我啊,鹿鸣不喜欢那个罗学长!”

“我自然知道!”柳晴的视线落在罗清册和鹿鸣的方向,这远远看去,俩人到也算登对。若真是和罗清册,也没什么不好。

“知道你还拉开我留我家鹿鸣一个人在那尴尬啊!”牡丹一跺脚,气恼的说。

“这种事情,要拒绝也得是鹿鸣亲自开这个口。但若当着我们的面鹿鸣开口拒绝了,你罗学兄多落面子,你说你我在那看一个人落面子,好么?”

“谁管他的面子啊!”牡丹傲娇的一下巴,翻个白眼。

“可若我们在,鹿鸣又怎么说的出来拒绝的话。她的为人,你是知道的。我们在,她自然考虑到拒绝的话一出来会落了人面子吗,所以她拉我们挡着,是希望罗学兄明白她此举就是拒绝。可刚才罗学兄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你说.......。”

“太弯弯绕绕了!不听了不听了!”牡丹手放在耳朵边上摇了摇,目光投向鹿鸣处,就见到罗清册拿了一些书给鹿鸣,鹿鸣朝后退了一步,手反到身后不接。罗清册迈进一步,说了什么。就见鹿鸣抬头看他,头摇了摇,也说了什么。然后就见罗清册将书收起,点点头后,慢慢的转身走了。

牡丹要过去,柳晴拉住她,“鹿鸣若不主动说刚才的事情,你可别问!”

牡丹只啧了声,然后快步跑了过去,一到鹿鸣跟前就道,“怎么样,他向你表露心意,你拒绝了?”柳晴懊恼的别开头去。

“说什么呢!”鹿鸣伸手轻拍了下牡丹前额,轻描淡写道,“他只是给我书看,我说我瞧过了不需要。也算是拒绝吧!对了,我们出去瞧瞧被虫虱叮咬的事!”

“怎么?”柳晴眉一挑。

“去看看就知道了!”鹿鸣道。

柳晴抬头看看天,“可天色不早了,就宵禁了呢!”

“这不还没禁也还没有全黑嘛!”牡丹一边勾住鹿鸣的胳膊,一边勾住柳晴的胳膊,“走走走,快些就是了!”

三人便又挽手出了驿站,步行去街上。

天色已昏昏,但不上灯尚看的清事物,三人急行去医点处。走过一个街口,就在转弯的地方,却忽的见到一只花斑老虎小猫。

那小东西匍匐在前脚,喵喵的叫唤,显的惊恐不安。

“小猫嗳!”牡丹松开鹿鸣和柳晴,最快上前。那小东西见到牡丹想跑,这一跑躲就暴露出她腿脚的问题,它的前头二肢,竟不知道怎的折断了。

牡丹伸手抱了她在怀里,一边抚摸一边哄孩子似的哄着,“不怕不怕,跟姐姐回去,姐姐会好好疼你的!”

“你们去医点处吧,我带这可怜的小家伙回官驿去!”牡丹看看鹿鸣,“多可怜的小家伙啊!”

鹿鸣和柳晴都应了,牡丹就抱了猫回去,鹿鸣和柳晴则继续去医点,只是人还没到,就见罗韵她们回来了。

胡阿四看了鹿鸣一眼,用口型说了个“回”字!罗韵也看到了鹿鸣和柳晴,平静的道,“天色不早了,你们出来做什么?”

柳晴说了原因。

“不需要,只是小疾!回吧,宵禁了!”罗韵说着朝前走。鹿鸣和柳晴互看一眼,跟则回了驿站。

到了驿站不多时,胡阿四就悄悄塞了纸条给鹿鸣,纸条上说,罗韵小姐已经诊过了,那些人得的不过是寻常疹子,怕是近日不是下雨就是阴天的缘故,虫蚤头虱什么的多了,湿气也重了,已开了药,很快就能好的。

如此,又耽误了一日。

到了第二日,那些长了的疙瘩并用了药的人果然全身都不痒了,但疙瘩却是逐渐的变大,从米粒大小长成了黄豆大小,个别发的早的,则有了蚕豆大,只摸着硬硬的,不疼不痒。而有更多的人开始长了这种疙瘩。同时,在各个阴暗的角落里,发现了好些猫狗的尸体,都是些癞皮猫狗,全身溃烂流脓血,没了一块好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