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h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h小说网 > H小说 > 无主之地 > 110黑暗中
不行,这样根本打不过。茉莉心想着,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身后的安小姐。她正双手叉腰,缓缓的扭动臀部,一脸放松的样子。真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你可以试着进攻他的后脑勺,那里是他最薄弱的地方。”安小姐继续在后面扭着腰。

原来是这样,茉莉嘴角一咧,要知道对方的弱点那对付起来就相对轻松很多了。趁丧尸追击她抡起“狼牙棒”的那一刻,茉莉一个翻滚躲过重击,顺带捡起原本被丧尸丢在地上的手里剑,用同样的方法朝丧尸快速移动,再次掷出手里剑,正中丧尸的脑门。

丧尸愤怒的吼了一声,伸手去拔手里剑,借用这短暂的时间,茉莉快速跃起一手搭在丧尸脑门,翻过去的瞬间将手里剑插入了丧尸的后脑勺。丧尸几乎与她同时落地,只不过一个是躺着一个是半蹲着的。h小℃说网℃Www.hxiaoshuowAng.Com

“好身手,不愧是经过精心栽培的人。”安小姐在后面轻轻的拍着手,走向前。她看到茉莉在注意那受伤的大腿,伤口不是很深,算的上是擦伤,长度大约有十公分。

“放心吧,你不会被感染的,我刚刚观察过,那家伙的病毒储存方式已经经过进化,体表是不带病毒的,如果你刚才跟他嘴对嘴的话,那你肯定会被感染。”

“你不觉得这个伤疤的形状还挺好看的吗?有点像一个圆弧纹身”茉莉盯了半天说出的第一句话差点让安小姐喷她一脸的口水,原本以为她会在担心自己是否也会变成丧尸,没想到居然会是在关心伤疤的形状,不过这也挺符合一个漂亮女生该有的性格。

闷热的仓库内,堆积成山的纸箱就像保温杯一样死死的控制着里头的温度,在这里流汗是不可避免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每个人的身边时刻都放着一桶水,汗液不停的流逝就要不停的补充水份,这样才能保证不会引发脱水症。幸好,这里有足够的饮料和水。

中华拖了一块纸板平铺在地上,这三天以来他一直这么做,白天的时候他会躲在仓库内,虽然里头很热,但相比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日光下,这里已经算是友善的了。到了晚上,他就会带着一个纸板从斜面的窗户爬出去,找一个四处开阔的地方把纸板铺上,然后静静的躺着享受夜晚的微风,不过就连这微风都带着白天沉淀下来还未散去的焦味。

其实不止他一个人这么做,其他人也都会上来,除了思琪跟路丁,他们总是喜欢两个人待在仓库里面,就算白天她们两个也会去不同的楼层跟其他人错开位置,应该是不想被人打扰。即使他们从来没有表明过态度,其他人似乎一眼就看穿了事实。不过想来也是,他们隔三差五的粘在一起,时不时还弄出一些亲热的动作,如果那些人在不明白的话,中华也只能无力的摇摇头了。

与前两天一样,跟他紧挨着躺的是那位保安大哥,大冰。他总是一脸的忧愁,原本就不太明朗的脸上还总是带着这样的表情,让人都有点不太敢去靠近。大冰的忧愁全都来自于家人,虽然都在同一个市内,但即便是坐公交车也要半个小时左右,所以以目前的形式来看,想回家根本就是异想天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目视着家的方向,静静的为家人祈祷,希望他们会平安无事。

“要是过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有见到救援部队该怎么办?”中华双手垫在脑后,仰望着星空,虽然是在大城市里面,但只要四周没了电,全都阴暗了下来,星空也是清晰可见的。他从来没有这样去观察过天空,当然也都不知道那些亮着的星星都有着什么样的名字,他只觉得夜色真美。

中华的话引起了大冰的注意,他将目光从家的方向收回,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中华,并没有发出声音。

“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也不知道这样的等待要等到什么时候。”中华继续自言自语的说。这样没有目的的等待,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折磨的事,尤其是对挂念家人的大冰来说,每天都将会是坐立难安,望眼欲穿的感觉。

“不管救援队来不来,我只等一个星期。”再三的犹豫下,大冰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星期如果还没有来,我就一个人回去找我的家人。”

酷匠网M首2发P

“你一个人?”中华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惊讶,他及其平淡的回答:“恐怕还没走出百米,就已经被啃的只剩下骨头了。”

“那我也不管,我就是要回家。”大冰坚定的说道。

他天真的像是一个及其厌恶上幼儿园的孩子,中华这样心想着,反正也无法反驳那就干脆顺着他的意思回了一句,好好好你要回家。他可不想为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浪费口舌。

大冰似乎一点也不满足这样的回答,他更希望有具体的方案告诉他该怎么做,烦恼依旧停留在他的眉间,他将身子往后仰了一下,让双手支撑着身体,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感受着晚风驱散温度的快感。

漆黑的仓库内,四目不相见,两人却是紧紧的依靠在一起,四周燥热的就像一个高压锅,感觉随时会因为温度过高而爆炸。皮肤与皮肤的接触让人心跳加速,体表的温度更是不断的升高,但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下,即便是汗如雨下两人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黑暗中,思琪那乌黑的双眸片刻不离的盯着路丁,过了许久她低头靠在了路丁的胸口,路丁那强烈的心脏跳动频率让思琪开心的一笑,她心想着,他应该是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女孩靠在胸口的感觉,才会如此的紧张吧。

全身的肌肉几乎都快绷直,这让思琪又有点苦笑不得,虽然她之前也没这么做过但女人似乎在这方面就有先天的优势,她伸手握住了路丁的手,将他引导到自己的腰部。路丁表现的很不自然,即便是已经放在了腰部他也只是死板的贴靠在上面,就连简单弯曲手指的动作都需要思琪帮助他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