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h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h小说网 > H小说 > 无主之地 > 102人的思想
“你该不会是劝我跟你们一起吧。”迪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直在咀嚼的嘴也停了下来,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苏伊,脑袋还轻微的向后仰去。

“不用这么紧张,我才没有这样的想法。而且我最不会干的是就是强迫一个人去做一件他不喜欢做的事。”苏伊看着他,嘴角带着笑容。

“那就好,反正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不会回去的。”迪诺继续吃起了面包:“原谅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家人永远是最重要的。”突然间,迪诺的脑海里闪烁过了他父亲的身影,他依旧在吃着面包,只不过眉眼渐渐的挨在了一起。

父亲是一个退役的老兵,也是因为他,迪诺才会走上警察的这条道路。从小到大,在他的印象中几乎没有看过父亲的笑容,他总是一脸的严肃的看着自己,令自己心头发麻,仿佛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同样的自己也从来没有达到过他的要求,或许应该说她的要求根本就不可能达到,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观点,深深的印在迪诺的脑海里。如果要是让父亲知道,自己为了家人而放弃一个报效国家的机会,他肯定会劈头痛骂一顿。

这种国家荣誉感迪诺从来没感受过,甚至还记恨这一点,原因就出自于他的父亲。∴h小说网∴wWw.hxiaoshuOwang.com

酷(匠网唯P《一&正2版),其Q他√都‘◇是r《盗版w-

“只要组织一句话,哪怕是要我这把老骨头重新扛枪上战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迈出家门。”这话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听父亲说过。

在当时的他听起来,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想法,不,应该说在现在的他想来依旧是一个残酷的想法,他愿意抛弃一切,难道家人在他眼里就是这样的可有可无吗?迪诺永远无法理解父亲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知道吗,我在我爸的眼里一直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得到他的肯定,但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的看过我。”迪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说这些,或许只是想找人吐露压抑在心中的不满。

苏伊没有回话,只是转过脸来看着他。四周是一片黑暗,但他知道她的目光正集中在自己这里。

“如果我就这么回去了,恐怕他会更加的瞧不起我。”迪诺叹了一口气,有种无力的喘气感。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伊突然抬起了头,今晚没有月光,头顶上是一片的漆黑,最有远处的点点泛着一些星光:“说不定你的父亲一直都为你感到骄傲呢。”

“别说傻话了。”迪诺冷哼了一声,但很快就被苏伊打断了。

“就是这样的。”苏伊想起了自己:“当你说起到自己父亲的时候,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他们很像。”苏伊想了想,又改口道:“他们的教育方式很像,从来都不是以鼓励的方式,但直到我捧起跆拳道冠军的奖杯时,我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了,在那一刻我才明白他所做的一切,其实都只是想成就最好的我。”

“他并不是不为你感到骄傲,而是怕为你感到骄傲后会令你迷失了自我。”苏伊咬文嚼字的说。

这一席话说的迪诺热血沸腾,犹如大梦初醒,脸上的神色尤为一惊。一方面是因为苏伊的能力而另一方面她居然跟自己有着相同的经历。难以想象这个长相出众的女生,如何在凶狠的跆拳道上,一一击败对手的模样。

“说不定事实会像你说的那样,他会以我为荣,可他却宁愿放弃整个家庭,去报效他所说的国家,这又该如何解释。”

说到这,楼梯口发出了响声,一个黑影走了上来,两人同时被吸去了目光。

“苏伊。”

听声音,是林悦过来找她了。她朝着林悦的方向挥了挥手,虽然很暗但勉强还能看见有一个影子在摆动,随后她就慢步走了过来。

“这个问题让她回答应该会更好。”苏伊说。迪诺没有作声,保持沉默。

林悦过来后发现还有一个人在,她立刻就变得不自在了,但听完苏伊的解释之后她很轻易的就释怀了,随后对着先前的那个问题,给出了一份答案。

“那根本就不是放弃你们的意思,而是为了更好的得到你们,那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美好的家庭是建立在稳固的国家之上,可能在他当年入伍的时候,还经历过一些特殊的事情吧,所以他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另一方,试想一下如果到处都是战乱,你认为你们还会幸福吗?你的父亲是伟大的,目光且看的非常的遥远。这看似不切实际实则的行动,但带来的结果将会是令人意外的。”林悦的话未说完,却被苏伊给打断了。

“就像你跟马瑞一样对吗?只是暂时的离开,为了更好的在一起,你在筹备着更好的条件。”

对于突如其来的话题转变,林悦没有逃避,而是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很快她就意识到黑暗中,苏伊很可能接受不到自己的回答,随后又特意的“恩”了一声。语气不重,却是底气十足。

“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理解可能会跟迪诺的理解一样,脑海里充满的只有负面的信息。”

“一开始,我的确是想逼走他,可他却还是留下来了。现在我也想明白了,与其害怕失去,倒不如鼓起勇气的抓紧。”林悦那低沉的语气在这一刻变的洪亮自信起来:“这次行动结束之后,我就回去跟他说明一起,去祈求他挽回他。”

“不用祈求,他可是一直在等你。”说这话时,苏伊是带着笑声的,可她的心脏却在隐隐作痛。

迪诺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脑海里始终回挡着那两个女人说的话。或许真的都是自己想错了吧——他这样心想着,手里的硬面包不知不觉的全部咽下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