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h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h小说网 > H小说 > 无主之地 > 96解救T城(1)

96解救T城(1)

昏暗的天空才开始有点泛白的迹象,空旷的操场上就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身着一袭黑色武装服的人,在操场正前方的高台上有着一个穿着绿色迷彩警服头戴硬性深绿色军帽的警官,随着他演讲慢慢进入高潮,台下的士兵无不高声呼喊。

但似乎这样的“洗脑”对刚进入的那些士兵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他们的神情无不紧绷,面色凝重,全都在担心即将面临的生死挑战。

“真是毫无人性的考验。”白辰忍不住吐槽道,他身边都是同他一样的新兵,根本就没有人在意台上的那位再说些什么,在平日里或许会觉得这样的演讲无疑是浪费时间的表现,但在今日看来他们只希望他讲的再久一点,好让自己能多深呼吸几口气,平复一下紧张的情绪。

可时间过得越久就越是一种煎熬,紧张的情绪没有获得想象中的安定,反倒是被时间催化的越发膨胀,几乎快充满了身体,不少人在会议的中途往厕所的方向跑去,相关的负责人在这一点还算有点人性,并没有去阻止他们,在他们眼里看来,很多人都已经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随着一发枪声从天空四散开来,一支支队伍向千足虫一样挪动着。在十分钟之前,马瑞的手里拿到了杨辉交给他的牌号,上面有班机的序列号,马瑞撇了一眼。B35——他暗自记在心里开始召集跟自己一队的人,这应该是杨辉给他的特别关照,自己一个寝室的人都被分配到了一起,外加三个还没怎么见过的人。

因为事先都已经知道了组队的人物,组织起来的速度也是相当的快,只是转眼间这一行人就已经坐上了直升机。

螺旋桨发出的噪音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声音,但进入机舱之后声音就稍弱了一点。一排排的直升机整齐的停在操场后方的沙石地上,最前方的飞机已经开始起飞,但马瑞这一列似乎还没有起飞的举动。

他侧身从机舱的侧窗外看去,还有不少人在寻找自己的班机号,看来这一列出发的应该都是新兵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可不会犯找不到班机号的错误,说不定还能看到苏伊跟林悦——马瑞这样心想着,但很快就让他自己否定了。

就在昨天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要去的城区是在Z1市的T城而苏伊告诉他,她们的目的地是R城,马瑞特地去翻了地图,但所得知的消息真是让人倍受打击,T城区在H1市的北边而R城则在西南边,两则相隔的距离几乎就已经可以很穿整个Z1市了。

但愿她会平安无事吧——马瑞在心里祈祷着。

“真没想到第一次坐飞机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白辰解开了黑色钢盔下的扣子,对于他来说这样卡着喉咙的绑带实在无法适应,从刚拿到手这套装备的时候他就开始抱怨这一点。

“是不是觉得很刺激。”赵志明咧嘴一笑,这样紧张的环境下显然有点不太自然,他就与白辰面对而坐。

“这何止是刺激,简直是肾上腺激素爆棚阿。”白辰又开始摸起了胸前的枪,部队里统一的配置都是MK5,是一把45ACP口径的冲锋枪,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恐怕就是重量较轻跟后坐力低,这对新人来说无疑是一把非常合适的上手武器,即便是一个女生也能轻易拿起它跑上个上千米。

A最新2w章C节Y上R酷Os匠#网h小说网∧∧wWW.HXIAOSHuoWANg.com

但马瑞一直怀疑这把枪的射速,他曾经在射击训练的时候试过,如果是火力全开,45发子弹的弹夹容量最多三秒钟就打光了,面对丧尸从面前突袭而来这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在一紧张的情况下子弹一次性全都出去了,接下来等待的恐怕就只有死亡了。

“只要一想到面对丧尸我整个心都在扑通扑通的跳。”说话的是坐在白辰后坐的一个头染黄发的人,马瑞也坐在白辰的对面所以一眼就能看到那个男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叫林木,是一个毕业两年的上班族,也是H1市的幸存者,听他说他从H1市出来的时候简直就像在外多年的流浪汉,照镜子的时候还把自己吓了一跳。

马瑞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刚跑出来的样子——的确是让人印象深刻阿。

“我倒是想快点跟那些丧尸碰面,正好让我试试手里的家伙。”说话的是李士猛,他与林木并排坐着,人如其名,的确是个壮汉将近两米的身高,虽然没什么肌肉,但那古铜色的肤质就给人一种不是娇生惯养的感觉。

他也是这个小队中唯一武器不一的人,他手中的是一把散弹枪,对于新兵而言也就只有他这样的体格才能承受的了那样的后坐力,这是训练官杨辉给予他的特权,当然也有一个代价,他要负责整个小队的补给问题。

虽然每个人身上都背有一个黑色的双肩战术背包,里面装有必要的食物,水跟弹药。但因为体型的原因,李士猛的包是特质的,是一个米黄色的登山包,他里面也是装有这些必要物品只不过份量是多上许多,除此之外他还负责了带上小队的通讯设备。

所有东西全都加在一起早已超过了五十斤的重量,但他看上去还是笑得轻松,只要能拿他喜欢的武器让他干什么都愿意——他是这么说的。

几人的对话在直升机起飞之后就停止了,马瑞能感受到那种升空的不安感,但随着到达一定高度之后,直升机开始平稳飞行,这种不安感很快就化为虚无。机舱内的人无不注视着窗外,直升机不约而同的朝不同的方向四散开来。

驾驶座跟副驾驶的两个人在说话,但对于他们说讲的内容马瑞并不感兴趣。此时此刻的情绪是复杂的,有一点紧张有一点不安还有一点兴奋,所有交错在一起,让他无以言表,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底的一切。

不知道什么时候,直升机依旧在半空中飞行着,一个声音从机舱里四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