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h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h小说网 > H小说 > 无主之地 > 70放松时刻
马瑞在两个女生中间坐了下来,原本他是想坐在狄飞的身边的,但看到狄飞是坐在藤椅上也就舍去了这个想法,毕竟他不想弯着腰吃东西。落座之后他将两瓶大橙汁分别递给了两个女生,然后给自己开了一罐黑啤倒在方形玻璃杯里,杯里还加了少许的冰块。随后又开了一罐黑啤递给了对面的狄飞。

“这是什么东西阿,看上去挺好喝的样子。”林悦望着马瑞方形杯里黑褐色的液体,手头一边拿起薯条沾番茄酱一边说。

“黑啤酒阿,你要来一口吗?”马瑞刚想端起杯子往嘴里灌,就发现林悦正望着自己,他看了她一眼把杯子移到了她的面前。

没想到,林悦不但没有后退,还往前伸了一下脖子。似乎在打量着杯中的东西,只是过了片刻,她就低下头嘴唇贴合在了杯口,马瑞被一惊,但她已经贴了上来那也只能慢慢抬起方形杯,让她啜了一口。她皱起了双眉,然后又快速的松了开。

“味道挺不错呀,有一股咖啡的味道。”林悦兴奋的说:“我不要喝这个了。”她将面前的橙汁递回给马瑞:“我要喝黑啤酒。”☆h小说网☆wWW.hXIAoshuoWang.Com

“这样不好吧,别看这喝起来没什么感觉,后劲可不小呢。”马瑞摇了摇手中的黑啤,但看到林悦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他也只能将黑啤放到她的面前。

“看我们三个都喝啤酒了,苏伊就别喝饮料了吧。”狄飞已经将手里的汉堡整个吞下,然后连忙拉开啤酒上的拉环往苏伊的面前拿去,原本已经倒满橙汁的玻璃杯也给狄飞挪到了一旁,重新换上了一个新的杯子。

“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苏伊毫不犹豫的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的刺激性似乎对她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既然学校没了,学业也就结束了反正大学生活我也是过够了,并不想重新再找一个学校上学。我应该会直接去找一份工作,无论是做什么”林悦依旧沾着番茄酱吃着薯条,面前的玻璃杯里倒满了啤酒,她还未喝一口。

酷"匠"(网{正~H版首X发`

“我也是阿,不去上学了。就在自己家帮帮忙,管理一下小超市吧。”狄飞拿起了一块炸鸡腿,脆皮之下包裹着的全是高热量的油脂。

“那你呢,有什么打算?”马瑞撇了一眼苏伊,然后用塑料餐刀在披萨上切下了一块,他咬了一口,味道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可能是太久没吃过这样的食物了。

“在回到家之前,我还没有任何的想法。”她苦笑了一下,然后又是往嘴里灌了一口啤酒。

“那马瑞呢?”林悦睁大个双眼望着他,不知不觉眼前的玻璃杯里已经没有了啤酒,紧接着她又给自己满了上。

“我也没有想法。”说话间马瑞看向了客厅正中央的全家福,就挂在他的正对面,不知道是不是啤酒的作用,照片中除了他自己以外,根本看不清身边的两个人。

整个吃饭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茶几跟地面上是摆满了喝空的啤酒罐,马瑞已经忘记了自己去了多少次厨房,啤酒是拿了一打又一打,现在的他已经坐不住了,整个人晕乎乎的倒在地板上。

林悦也早已经趴在了地上,嘴里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狄飞已经从藤椅上躺倒了沙发上,发出如雷鸣般的鼾声。苏伊也喝醉了,她的脸颊绯红,双手垫在脑袋下面,趴在茶几上。

马瑞最后环视了一眼,便再也睁不住眼睛睡了过去。

梦中,他见到了丧尸,在一片无比空旷的草原上,在视野的尽头零星徘徊着几只,没过多久丧尸从几只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接下来丧尸不断的增加朝他涌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他寸步难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范围在一点一点的缩小,最后他在尸堆中被扑倒了。

马瑞被惊吓的醒了过来,立马坐起身子,额头还冒着冷,口干舌燥的让他几乎发不出声音,喉咙里还散发着酒精的气息。他撑着地面站起身,来到厨房里给自己到了一杯水,饮水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1点12分。他朝着厨房的窗外看去,除了地面昏暗的路灯以外,只有零星的几栋房子还有亮着灯,月亮依旧高挂在空中,几颗微小的星星散发着惨淡的光芒。

这只是一个平凡的夜晚,但在马瑞看来,没有什么比一个平凡的夜晚会更加的美妙。他端着水杯,竟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笑容。

回到客厅,三人的睡姿真是让他哭笑不得,狄飞倒也还好睡在沙发上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倒是林悦跟苏伊,他敢保证如果她们就这样睡到天亮的话,第二天一定会浑身酸痛难受的要死。

马瑞先是来到了林悦的身边一个公主抱,将她搂了起来,阴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刺鼻的酒精味,越是靠近她的口鼻这个味道就越重。马瑞摇摇晃晃的将她抱进了卧室,然后盖上被子,坐在床沿边静静的看了她一分钟,然后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他想给她留下一个吻,但似乎再也没有那日在教学楼屋顶说话的勇气,最后他还是放弃,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是苏伊,她是坐着趴上茶几上的并不好抱,所以马瑞只得先将她轻轻的往后仰,他伸过双手穿过她的腋下,原本想反扣住肩膀往后慢慢将她放下,不料搭错了地方,按到了她的胸上。

马瑞刹那间清醒了过来猛的把手一抽,苏伊似乎也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眼看着她就要倒下去,马瑞又急忙伸出手将她接住。

心跳依旧是那样的剧烈,虽然是富家子弟,但马瑞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他害怕又激动,看着倒在怀里的苏伊久久不能平静。直到看见她平稳的呼吸一如既往的沉重,他才放松了下来,好在她没有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