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h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h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寒门状元 > 第2514章 谈判
未时初,沈溪统领的中军无惊无险占领衢山岛中央主峰仰天岗。

倭寇没有主动前来接战,岛上到底有多少贼人还是难以计算清楚。

路上发现几名藏起来躲风头的,都是大明百姓,并不是倭人,这些人被擒拿后押送至沈溪面前,见到沈溪除了跪下磕头求饶不会做别的。

“岛上情况已大概问明。”

云柳奏报,“岛上倭寇分为两批,其中一批为真倭,主要盘踞在地势相对平坦、可以成片种植农作物的岛屿西边,另外一批则基本是明人,中间掺杂了一些倭人,主要住在岛东边。”

“得知朝廷舰队往海岛进发时,那些真倭驾驶船只满载劫掠财货南逃,现在岛上残留的基本是第二批人,据俘虏招供,目前差不多还有一千多人,不过壮丁只有五六百,剩下都是妇孺老弱和他们抓来的大明百姓。”

沈溪看着灰头土脸的俘虏,并无太多怨恨情绪。

当倭寇并不意味着一定罪大恶极,因为大明禁海政策的存在,使得海边的百姓很难维持生计,尤其明朝中叶土地兼并严重,海边土地本来就少,当集中到少部分人手里后,落草为寇对许多人来说就属于不得已的选择。

真正穷凶极恶的贼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到岛上来不过是混口饭吃。

云柳道:“大人,是否将贼人就地正法?”

沈溪摇头:“先看管起来,等荡平岛屿后一并押送地方官府和卫所处置……定海卫的人马大概会在这两天抵达大衢山,善后事宜可以交给他们做。”

沈溪对于处理战俘的事一向不太上心,这种事宁可交给地方上的人处理,哪怕最后战俘被定罪流放或者杀头,沈溪也不会出面干涉,毕竟这是一个时代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可能因为他的存在而改变。

……

……

与胡嵩跃和宋书统率兵马会合,确保仰天岗一线安全无恙后,沈溪再次把兵马一分为三,其中宋书统兵从左翼,也就是沿海岛北面向贼寇盘踞的五头山一线逼近,胡嵩跃则领兵斜插龙叉口,沿岛上唯一的土路前往旱门湾,封锁倭寇的外逃路线。

沈溪自己则统领中军,在两路兵马中间向五头山进发。

一直到黄昏时分,中军距离五头山还有五里地。

沈溪没有着急行军,他麾下舰队对海面封锁仅限于近海洋面,等于说沈溪给岛上残余的倭寇留下充足的逃跑时间。

但入夜后,岛上异常安静,没有传回任何有关倭寇趁夜驾船逃走的消息,似乎倭寇还在观望,又或者是他们已商定要跟官军死战到底。

“大人,宋将军所部已占领癞头山,距离五头山只有一步之遥,距离我们中军大概有三里地……胡将军所部已逼近海丰,应该很快便可拿下旱门。”h小〓说网〓wWW.HXiaoshuoWAng.coM

将士驻留休整时,云柳带来最新情报。

沈溪点头:“看来有些人迫不及待想立下军功。”

云柳请示:“是否派人通知宋将军,让其原地驻扎,等候我大军靠近?以如今兵力对比,宋将军麾下人马并不占优,这里是贼人的地头,就怕倭寇突然来袭,或者预先设下险恶的机关。”

沈溪道:“这种事难道不应该由他自行考虑衡量,还需要我来特别提醒指出吗?”

显然沈溪对于宋书的冒进有稍微不满,不过宋书并未直接跟五头山上的倭寇开战,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沈溪没打算追究其罪过。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有传令兵奏报:“大人,胡将军传来消息,说在旱门清扫倭寇一个营寨,里面发现大批妇孺老弱,人数大概有二百多。等候大人示下。”

“原地看押。”

沈溪想了想吩咐道,“传令胡将军,调动三百人马,沿海岸线往五头山靠近,在蛇头地区扎营,等候下一步命令。”

沈溪军令刚下达,军中休整尚未结束,又有传令兵到来:“大人,海上发现大批船只往岛西衢山港靠近,可能是倭寇的船。”

一句话就让沈溪身边人紧张起来,甚至连跟在沈溪身边的云柳都觉得问题很大。

本来沈溪上岛,倭寇已无恋战之心,但现在的局势却是倭寇拒不退却,大有跟官军决战的意图,海上出现的十有**是倭寇的舰队。

沈溪皱眉:“这会儿他们想跟我们打海战?脑子没毛病吧?”

虽然听到消息的人都觉得来的是倭寇,唯独沈溪不这么想,若是倭寇真有死战之心,不可能先逃走再杀回来,除非是去请援兵,但倭寇毕竟不是一伙的,组织性没那么强,岂会为了救一个岛而跟官军决战?

沈溪道:“传令,宋将军原地驻扎,不得主动跟五头山之敌开战,中军往旱门方向快速挺进……派人通知荆将军,舰队保持高度警戒,随时准备海战,同时让他迅速获取突然出现的这支舰队的情况,随时跟本官奏报!”

本来沈溪有把五头山团团围住打歼灭战的意思,现在情况有变,他不得不改变计划,先前往岛屿东边的港口,应付神秘来客。

……

……

一场海战似乎在所难免,这一战比跟五头山上的倭寇交手更为重要,涉及大明对于大衢山岛附近的制海权。

等沈溪领军抵达旱门湾北部的万良岙涂时,明军船队已提前抵达港口,远远见到船队到来,沈溪一边命令全军扎营,一边跳到附近最高的一块礁石上,用望远镜查看海上的情况。

“大人,倭寇船只绕过海岛南部而来,目前其刚过大沙头,距离我们的舰队还有一段距离。”

此时夜色已深,岸上将士非常紧张。

在陆地上跟海上的船只对战不会有任何优势,对付海船只能依靠海船,若是这一战大明舰队输了,不但会损失大批船只、物资、熟练水手和士兵,更会令登陆将士进退不得,很可能接下来就会遭受闻风赶到的倭寇的轮番攻击,到时就算沈溪领兵才能如何卓著,也只能陷入坐等援军、被动防守的境地。

云柳已派人去旱门湾南边凸出的半岛查看情况,一场规模宏大的海战一触即发,洋面上双方船队相距不过五六里,气氛压抑而紧张。

恰在此时,海上有小船过来,乃是负责指挥船队的荆越派人来跟沈溪通风报信。

云柳见过传令兵,立即带着人到巨大的礁石前,冲着沈溪奏禀:“大人,原来来的是佛郎机人,并非是倭寇的船队,他们的大船数量基本跟我们相当,没有贸然贴近我们的船队……对方带队的副提督多罗德请求见。”

听到是佛郎机人的船队,沈溪身边将士明显松了口气,在他们看来,佛郎机人不过是沈溪手下败将,对沈溪应该非常惧怕才对,前些年又是给大明送银子,又是主动上贡,足以说明佛郎机人没胆量跟大明交战。

只有沈溪清楚,论海战的能力,佛郎机人比之倭寇强了不止一个级别,如果说他带来的船队可以轻松将倭寇击败,但跟佛郎机人的船队打,胜算只能说是五五开,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落于下风。

佛郎机人就是靠海上劫掠起家,他们擅长的就是海战,沈溪现在制造的船只、火炮等,很多是从佛郎机人那里取经而来,就算他大胆地做了一定改进,更接近于前世十七世纪欧巴罗大陆的造船水平,但佛郎机人胜在海战经验丰富,完全可以用微操技术来弥补装备性能的不足。

“他们来这里目的是什么?”

沈溪微微皱眉问了一句,随后一摆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让佛郎机人的使节到岸上来见我。”

本来是一场大明在自己国土上剿灭倭寇的战事,突然演变为一次外交事件,如此一来岛上的倭寇也就没那么重要了,一切都要以处理眼前的外交事件优先。

云柳去通传后,信号弹迅速升空,五颜六色交相辉映,足以让海上的人在短时间内明白沈溪的意图。

加上岸上临时设立的灯塔发出的信号,沈溪的意思基本上能准确无误地传递出去。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舰队那边有船只在往岸边靠近,并非是小船,旱门港水文情况特殊,涨潮后就算是水位浅一些的地方也能通行中型船只。

多罗德风尘仆仆从其中一艘船上下来,跟他一起来的有明军士兵,原来这条船属于明军舰队所有。

“沈大人,您居然不在船上?怎么亲自到这种鸟不拉屎的荒岛上来了?”

多罗德上岸见到沈溪后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沈溪这样的大人物更应该留在船上坐镇,因为佛郎机人主帅的习惯便是留守指挥舰,陆地交战刀枪无眼,主帅不躲在相对安全许多的船上实在说不过去。

或许正是因为忌惮沈溪亲自在船队坐镇,先前佛郎机人才没有贸然接近明军舰队,生怕引起误会。

沈溪道:“副提督突然造访,所为何事啊?”

沈溪不想跟多罗德多寒暄,而是想迅速弄清楚对方来的目的,他已做好跟佛郎机人作战的准备,不会因为佛郎机人的船队强大而起畏战之心,毕竟战舰和火炮制造技术的代差足以弥补经验的不足。

他不担心自己会被困在岛上或者如何,就算海战失败,这里也是大明地界,仅仅舟山群岛以及杭州湾一线就有定海卫、昌国卫、观海卫、临山卫、海宁卫、金山卫等多个卫所,每个卫所都装备有海船,他有的是方法回到新城。

多罗德没有上礁石,而是站在下面,抬头望着沈溪:“沈大人,我们本来是要北上新城做买卖,路过此地,遇到一些不明来历的船只,他们说岛上出事了,所以我们特意过来看看……我并非是舰队的指挥官,前来不过是想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多罗德很狡猾,言语间虽然恭敬,但威胁的意思显露无疑。

倒不是说他恐吓要把明军船队击败,而是告诉沈溪,他们的态度是暂时保持中立,如果沈溪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或许他们就会站到倭寇一边跟明军交战。

沈溪道:“本官正在带领朝廷兵马平乱,对象便是这岛上的倭寇,跟你们佛郎机人无关。”

“原来是这样……”

多罗德笑道,“这里是大明的领土吗?以我所知,你们在岛上没有派驻兵马,也没有你们所谓的衙门,此地乃是无主之物,你们派出舰队前来围剿,不是入侵吗?”

胡嵩跃本在旁安静倾听,此时忍不住跳出来喝道:“你这家伙说什么鬼话?这里乃是大明海域,岛屿自然也是大明的海岛,你居然敢说不是我大明领土?不是我们的,难道是你们的不成?”

多罗德如同一个外交家,用一种看似睿智的方式表达他或者佛郎机人的意思。

“我想说的是,在我们国家,只有土地上有军队和居民,还有官方派驻机构,才能算是领土,现在很显然这座岛上的居民是你们口中的倭寇,他们此前一直生活在这里,所以这里应该是他们的领土,就算他们没有建立国家,你们的行为也是入侵……”

这话让沈溪身旁将士非常生气,一个个怒视多罗德,若非沈溪在旁,他们指不定要怎么对付这个胡言乱语的西洋人。

沈溪笑了笑:“阁下说的这些话似乎义正言辞,但从来都改变不了这里是明朝领土的事实,你们在南洋做出侵略他国和领地的事,在美洲更是大量屠杀印第安人,居然还有脸跟我说这些浑话?”

沈溪的话让多罗德始料未及。

多罗德用他的逻辑,或者说是所谓的“海上惯用法则”跟沈溪讲道理,但他忘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佛郎机人本身就是靠当海盗发家,他们做的事基本都是侵略甚至灭亡那些弱的国家。

多罗德有些惭愧,但还是咬牙切齿道:“现在我跟沈大人说的,是你们在侵犯一处本不属于大明国土的地区,应该秉承先来后到的原则……这里我们曾经停驻过,现在我们的船队就在东南边,要靠岸补给。就算你们不同意,也应该按照对等原则,把岛上的土地平均划分,同时设立贸易区。”

“放屁!”胡嵩跃终于忍不住,将腰间的长刀抽出来,指着多罗德,“你个红毛鬼子,简直活腻了!”

就在胡嵩跃准备动手时,一旁沈溪的侍卫已将他拦下,此时沈溪也从礁石上跳下,走到多罗德面前。

多罗德没有任何胆怯,作为北海、地中海和西印度群岛地区臭名昭著的海盗头子,他见惯生死搏杀,作为外交使节前来交涉,早有心理准备。

沈溪笑道:“阁下所说,如果本官不同意呢?”

“那我们就……”

多罗德本来要威胁沈溪,但始终底气不足,因为他很清楚沈溪的本事,若是贸然得罪,那就是一场战争,虽然他们的六艘船都是大船,但沈溪这边同样是六艘大船,此外还有许多中小型船只,而且这是沈溪亲自统领的船队,不能低估明军的实力。

沈溪道:“我不管你们的船队是否是你统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我们要在这里平倭寇,我给你们两个时辰的时间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如果不走的话,就意味着大明跟佛郎机正式开战,之前签订的所有协议就此作废,今晚在海上就会爆发一场大战!未来你们在大海上走到何处,我们大明的船队都会奉陪到底!”

多罗德很沮丧,显然他对这次谈判结果很不满意,在佛郎机人眼里,明军正陷入跟倭寇作战的泥潭中,他们前来施压的话很容易迫使明军妥协,从而获得想要的便利。

但他们没料到,沈溪软硬不吃,不会因为佛郎机舰队的强大就畏惧。

多罗德道:“你们想腹背受敌吗?”

“试试看吧!”

沈溪淡淡一笑,道,“你们的船只未必比我们的更大、更坚实,你们的火炮也未必有我们的精良,我们的船只和兵马数量远胜你们,你们有何胆量在这里叫板?两个时辰……从现在开始,两个时辰后,我们的船队会向你们开炮,海战一旦开启,我们将不再是盟友,而是敌人!”

“你……你……”

多罗德已知再跟沈溪啰嗦属于自找麻烦,一边指着沈溪,一边快步往港口的简易码头而去,赶紧回去跟上边的人传达沈溪的意思,决定下一步动向。

这次交涉谈崩了,双方海战很可能会在接下来两个时辰内展开。